骤雨夜阑

夜阑水,统称毒二/22
近期墙头脑叶,Yesod狂热厨
没事干写写傻逼段子,心情好产篇肉
但其实没有表情包就不会说话
脾气暴躁,脏话是语气助词
头像是亲友给画的自设
Q1797552301
试图扩列

【双DIP】虚实镜中【NC-17】

还是没赶上!!!!!!!!!!

以及立一个弗拉格,如果明年双子生日咱还在这个圈,就组织一个24H。

不到晚上没灵感没动力系列。

这里只放出清水部分,全文微博。


REV!DIP=Tyrone

REV!MAB=RM



私设(?)will为金色火焰。bill蓝色火焰,黄色三角,will相反

——————————


又是一年暑假,就像之前所说的,他们又一次回到了重力泉,不同他们离开时的破败,bill所破坏的一切都已被修复,而那尊独自隐匿在森林中的石像却没了踪影,就连痕迹也不曾留下,就仿佛,那个三角形不曾存在过一般。

这或许是他们最安逸的一个假期,经过去年,他们甚至和那些怪物成为了朋友!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不是吗,就像某些言情小说一般,俗套恶俗的令人发指。

直到某天,soos在打扫小屋时,发现了一面镜子。那面镜子无法映出人影,无论如何擦拭都像是罩着一块白布。ford叔公将镜子盖上,告诫他们不要再深究。ford叔公肯定知道这镜子隐藏了什么,但无论dipper如何问询,他就是什么也不肯说。

“一块脏镜子而已。”mabel这样说着离开了,dipper耸耸肩,翻了个白眼。她总是这样,肯定又是被那所谓“爱情”冲昏了头脑。

dipper则是时不时便会去镜子前看看,他觉得自己肯定能发现什么。就像他所期望的那样,几天后的夜晚,那白布被掀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同自己长得十分相似的男子,唯一不同的,大概仅仅是那对高傲而清澈的蓝眸。对,还有那该死的身高。想到这里,dipper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看着镜中人。

“你就是另一个世界的我吗?“对面的人上下打量着dipper,似乎有些不耐烦。”这么矮吗?“

这可触及到了dipper的雷区,他重重的给了镜子一拳,镜子仿佛石头般坚固,一动不动,就仿佛被固定在地面上一般。对面的人耸了耸肩膀,似是对其行为的不赞同。

“愚蠢至极。我叫...Tyrone,Tyrone·Gleeful“镜中人这样讲着,在手心燃起金色的火焰,将火焰变成一个个字母,展示给dipper。那火焰...就像是bill的、魔法。

想到这里,dipper睁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tyrone看着他那副可笑的模样笑了起来,摆摆手,将火焰熄灭。

“怎么?你们那边没有吗?”tyrone打了个响指,那耀眼而熟悉的金色再度燃起,“这是魔法,是来自恶魔的火焰。”对方解答了自己的疑惑,而dipper却感觉自己近乎窒息。

这代表什么bill这次是要毁灭镜子后面的世界吗?但他不是已经被我们封印了吗?一连串的问题向dipper砸来,他扶住镜子,汗珠从额头滴落,他想告诫tyrone,告诉他那个恶魔的一切,但自己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你应该去冷静冷静,而不是冲着一面镜子发火。”tyrone弯下腰,注视着dipper的脸庞“明天见了,另一个我。”tyrone摆手将白布盖上,dipper也因此根本看不到对面的情形,只能无力地拍打着玻璃。

想想他们最初相遇时的情形,能像现在这样一起过生日会简直是不可思议。天知道这之间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

tyrone与will契约的行为令dipper震惊不已,而对方那位姐姐听到还有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存在时甚至激动的当时就想来到自己这边看看。而自己的姐姐也为另一世界弟弟的颜值惊叹不已。

生日会究竟是谁先提出的呢?大概只是突发奇想?而叔公们听到他们将另一世界的自己带来时,激动的几乎要拆了这房子。但最终也没能拗过他们,只能由着他们来。一对就已经够头疼了,更何况是两对呢。

“你不能喝更多了。”dipper跑过去搀扶着站不稳的tyrone,对方却在这种事情上犟了起来“我还能继续。”说着,又从旁边的桌上拿起一杯,准备喝下。一旁的rm坏笑着,掏出手机照了几张,抢过tyrone的酒杯,一口气喝了下去。

“dipper?是叫这个名字吧?天,这真是太可爱了。知道吗,我以前也经常这么叫他,但他并不喜欢...”rm靠在桌边,略显忧伤地看着mabel的毛衣,笑了起来“哦知道吗!我喜欢你毛衣上的图案,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想告诉你。”mabel冲dipper使了个眼色,一人搀了一个带上了自己的房间,天晓得让两个醉鬼在一起会发生什么。

“我觉得rm小姐没醉!”mabel眨眨眼,告诉dipper。

“那也不能让他们在一间屋子啊。”dipper苦笑着,差点被身上的tyrone带倒。

mabel点了点头,拖着rm回了自己屋。辛亏叔公为他们分别准备了一间屋子,否则他们都不知道该拿他们怎么办。

【全文看这里!!!!wb真心不会用!】

评论(4)
热度(48)

© 骤雨夜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