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夜阑

夜阑水,统称毒二/22
近期墙头脑叶,Yesod狂热厨
没事干写写傻逼段子,心情好产篇肉
但其实没有表情包就不会说话
脾气暴躁,脏话是语气助词
头像是亲友给画的自设
Q1797552301
试图扩列

另一个【BIPPR篇】

#bipper x dipper

#神父dip

#【另一半灵魂点击这里】

#两篇无关联,可分开食用



=====*****=====*****=====*****=====*****=====

人生中终会遇到两人,你的另一半灵魂,你相反的灵魂。

————题记



dipper与他的姐姐Mabel被教会分配到一个偏僻的小镇——重力泉,他们早闻言这是一块没有信仰的地方,被分配到这里基本就相当于被打入了冰川,别说升职的机会了,就连能否离开这里都是个问题。但只要他们姐弟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所以,你们就是新来的神父与修女?”还没踏进教堂,就看到一个燕尾服的青年独自坐在圣母像前,他笑着向dipper与mabel款步走来,抬手摘下那不存在的帽子向他们行了一礼。dipper看着对方皱了皱眉头,迟疑着是否要伸出手去。

*

“能见到一位像您这般美丽的小姐,可真是僻处的荣幸。”说着,对方托起mabel的手,做了一个标准而优雅的吻手礼。dipper甚至开始怀疑起这人是否是什么富家子弟。mabel惊讶地低呼了一声,不可置信地看着dipper与面前的青年。


“那么,祝你们在这里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我叫Bipper!再会!”那人说着,冲他们摆了摆手,哼着歌离开了教堂。


“天哪!dipper!你看到了对吗!他和你长得、一模一样!”mabel大叫着,双手紧紧抓住dipper的肩膀“而且他那对金色的眸子!你看见了对吧!那简直——那简直不像是人类…太诡异了!”mabel低声说着,随后又补了一句。


“他是我的菜!”


dipper深深地叹了口气,看着他的姐姐不知该说些什么。她总是这样子,一点身为神职人员的自觉都没有。dipper揉揉自己发疼的眉头,将行李搬进了屋子。


打开门,正对的书桌上摆着一个十字架,一旁的书架上落着一层薄薄的灰。一旁的床铺也有一股潮湿的味道,dipper将被子抱起,拿到后院晾晒。


“是之前的神父种的吗?”dipper在挂被子时注意到院子里有一片不大的玫瑰园,各色的玫瑰有序地排列着,玫瑰上挂着几滴露珠,在清晨的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如一粒粒晶莹的珍珠,由花瓣上滑落。




dipper同mabel打了声招呼,他想去镇上转转,顺带将午餐的食材买回来。却不曾想自己竟在小镇里迷了路,他试着向居民打招呼,但每个看到他样貌的人都惊恐地跑开了,就连老人也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加快了步伐。dipper疑惑地摸摸自己的脸颊,自己真的有这么可怕么?


他靠在墙上深深地叹了口气,几人围了过来,铁质的棍棒敲打在墙上发出闷响,dipper咽了口口水,抬头看向领头的人。


“bipper,我说过,我一定会把你痛揍一顿!”dipper这才注意到领头人裸露身体上的淤青与伤口,他张口想要解释自己并不是bipper,却发现自己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腿也不由自主地打着颤,滑坐在地上。面前的人见他这副模样,冷笑一声,抡起棍子就要打上来,dipper闭紧眼睛准备接受这个事实。


“哼、”领头的家伙突然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bipper将西装外套甩到dipper怀里,捡起地上的铁棍,转身看着其他人。


“连我的样子都记不住了吗?”其余人见领头人被撂倒,一拥而上。bipper仅几下就让他们躺在了地上,dipper甚至听到了骨骼断裂的清脆声响。他看着bill几乎就要哭出来,后面的一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从怀里拿出一把刀,明晃晃地利器让dipper倒吸了一口冷气。


“bipper!”dipper大叫着,却还是晚了一步,他还是没能完全躲开那一刀,鲜血浸透了bipper的衬衫。


“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件。”bipper连看都没看那人一眼,伸手扭断了他的臂骨。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小巷中。bipper转身冲dipper伸出手。


“走吧可人儿,还是说你想再听一会儿?”许是注意到dipper的恐惧,bipper调笑着,试图缓解dipper的紧张感,却因为失血而眼前发黑,直直地栽了下去。




bipper醒来时,发现dipper正趴在自己床边睡得香甜,他疑惑地坐起身,腹部传来的阵痛让他想起了一切。他昨天似乎救了这个家伙。bipper低头看着自己的伤口,绷带虽说包扎的并不是很好,但总归是将药和伤口都包在了里面,bipper解开自己身上的绷带,想要重新包扎一下,却不小心吵醒了一旁的dipper。


“嘿、嘿!还不能拆开!你还没好!”dipper慌张地拉住bipper的手,试图阻止他的动作。


“我只是想重新包扎一下。”bipper耸耸肩,表示这点伤不算什么,说罢就要将绷带拆开。正在他们拉扯的时候,mabel推门进来了。


“咚。哗——”mabel手里的盆掉在地上,里面的水流了一地。她指着dipper和bipper,口型似乎是在尖叫,却因为惊讶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她睁大眼睛,浑身颤抖着跑开了。dipper看着mabel的背影,大喊着他那愚蠢姐姐的名字追了上去。


bipper看着“自己”慌张跑走的样子,不自觉笑了出来。而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究竟有多久没有这么开怀地笑过了呢?




“哦...mabel她不肯听我解释...”dipper抱着头趴在bipper床边,颓废地拉扯着自己的头发。


“或许我们可以将错就错,说实话我还挺喜欢你的。你也喜欢我对吧?”bipper耸耸肩膀,将dipper为他做的病号饭送进嘴里。还蛮好吃的。bipper这么想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复着dipper的话语。


“我可不想再被当成恶霸躲...我明明和你差很多...”dipper或是被烦心事塞满了脑子,连bipper的话都没反驳,只是自顾自地顺着说了下去。


bipper勾起嘴角,没再回应,只是一口接着一口吃着手中的食物。dipper也没继续说下去,只是安静地等bipper吃完拿着,餐具离开了。bipper望着窗外的月亮,洁白的月光照在bipper身上,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缓缓握紧,仿佛抓住了什么一样。


“神父啊…”




经过这件事,镇上的人都知道了新来的神父与恶霸bipper长着相同的面容。不时有人为了看看这位小神父而参加教堂的礼拜,bipper则干脆以伤势过重需要休养的理由住了下来。dipper白了他一眼,却也没说什么。


bipper每到礼拜日总是会早早地到场,坐在第一排最靠近dipper的地方看着他。dipper也对此习以为常,有时会看着bipper冲他微笑。


没有礼拜的日子里,bipper总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和dipper出去购置食材。dipper曾问过他这个问题。


“你为什么要穿这么严实,就连西装最上面的扣子也扣上了。以前你可不……”


“当然是为了给我的美人儿留个好印象~……哦亲爱的,别这么看着我。让人看出来我受了伤,是很危险的。”bipper低头直视着dipper的眼睛,那眼神中满是占有与爱惜,仿佛是要将dipper锁在身边似的。dipper被自己的想法弄得吓了一跳,不自觉咽下口水,看着别处。而脑海中突然闪回了那天的画面,他的发丝因为汗水贴在额头上,露出的小臂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肌肉,铁棍上的血液滴落在泥土上,他仿佛神明般站立在尸体中央,金色的眸子映着太阳的光芒,仿佛金子般徐徐生辉,勾起的嘴角与沾染在脸上的血迹却又让他如恶魔般令人恐惧……


bipper在dipper耳边打了个响指,拉回了他的思绪。dipper因为受到惊吓不觉往后退去,bipper猛地将他拉回自己怀里,同时,一辆马车飞奔了过去。dipper回头看着马车,没有挣开bipper的怀抱。许是安心,又或许,是些别的什么东西。




某一天清晨,bipper早早地离开了教堂,dipper醒来后,哪里都找不到他的身影,急得几乎要哭出来。mabel看着他的模样,拍了拍他的后背,为他顺气,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我其实早就想明白了,我的小弟弟是如此温柔,如此完美的一个人,他理应得到善待…我是爱你的,而现在,你应该去追求你的爱了。”mabel冲dipper做了个鬼脸,轻轻推了dipper一把。


dipper回头看了看姐姐,挤出一个笑容,跑出了教堂。他去了小镇每一个地方,问了镇上每一个人……一无所获。


太阳落下,月亮升起。dipper失魂落魄地回到教堂,推开门,却看到bipper早早地坐在他平常的位置,手里捧着一束鲜艳的玫瑰。


“嘿甜心,”bipper站起来看着dipper,向他走了过去。“别哭,别哭,哦我错了小dippy…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dipper吸着鼻子,接过bipper递来的花束,气鼓鼓地看着他。


“那么pines先生,请问您愿意接受我的求婚吗?”bipper单膝跪地,拿出一枚戒指看着dipper。而dipper的泪水也像决堤般落了下来。


“我愿意、我愿意啊……”


bipper讲dipper搂进怀里,亲吻着他的额头,轻声哄着他。






————————FIN.


下一次准备试着写写自己以前设定的魔法科技AU。

“相互对立的方“科技在不断地向着魔法进化”这种感觉吧?

评论(6)
热度(43)

© 骤雨夜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