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夜阑

夜阑水,统称毒二/22
近期墙头脑叶,Yesod狂热厨
没事干写写傻逼段子,心情好产篇肉
但其实没有表情包就不会说话
脾气暴躁,脏话是语气助词
头像是亲友给画的自设
Q1797552301
试图扩列

寻找【魔法科技AU】

#原创AU

#系列非线性叙事

#系列文章将发在“魔法科技AU”tag下

#有人感兴趣就会写下去!

#正传无CP

#REV!DIP=Dylan





=====*****=====******=====*****=====*****=====

“他们在那边!”dipper慌张地向身旁的will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将头伸出,看着几个“巡逻者”骑着扫把飞过。摊贩的东西被风压带到地上,摊主挥舞着拳头冲那些家伙叫骂。


dipper戴上兜帽遮住他的面容,趁着混乱低头和will穿过街道,来到一条阴暗潮湿的小巷。老鼠唧叫着跑过,发霉与腐臭的味道简直令人作呕,dipper捂住鼻子,看向在一旁翻找东西的will。


will皱紧了眉头,他似乎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而一旁dipper几乎忍不住就要吐出来。终于,will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摸索着,将薄薄的卡片贴在墙上,莹蓝色的光芒从墙缝映出,为他们打开了一道通路。


“哈——”dipper深吸了一口气,却只闻到了汽油与煤炭被焚烧的味道。总比巷子里的味道好。他如此想着,跟在will后面向那由钢铁组成的丛林更深处走去。




“我早和你说过,巡逻者都是些废物,他们不可能抓得到那位小少爷的。”金发的青年靠在红木桌旁,把玩着手里的匕首。他将其抛出,再用魔法收回,看着旁边人的表情。


“啧。bill,闭上你的嘴。”蓝眼睛的人皱紧了眉头,手肘撑在桌面上思考着什么。突然,bill的飞刀直直地向他飞来,却在触碰到他之前停住了,dylan看着面前的男人,似是有些不耐烦。


“Dylan,放松。”bill握住他的手,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你这么着急做什么?”bill耸耸肩膀,一副不解的模样。


“只是一个孩子?他可是Pines家族的孩子,你知道这意味这什么!“dylan死死盯着bill的眼睛,里面的怒火几乎要将bill吞噬,他撇撇嘴,并不惧怕对方的威胁。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正因如此,你才需要冷静下来,换一个方法去找他。”bill扶着dylan的肩膀,强迫他坐回椅子。dylan抚摸着自己与dipper的合影,相片上的他们是如此快乐,但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突然pines家族研究起了禁书呢...


 “bill,跟我走,既然巡逻者找不到,那我亲自去找便是。”dylan穿上风衣,骑上扫帚飞了出去,bill摇摇头,对对方的冲动表示不赞同,却也无可奈何,毕竟自己与dylan只是雇佣关系,无法干涉他的选择,只得骑上扫帚追了出去。




”和你出去也是有够倒霉的,只是出去接应货物就被巡逻者从码头追回了这里。“will将两人的斗篷挂在衣架上,仔细地担去灰尘,dipper拿出怀里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方块,将其放在灯光下,淡蓝色的光影投射在雪白的墙壁上,那光影如不停流动的水般透彻、美丽。


“你说,他们要这么多能量方块做什么?”dipper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看着will,will还在自言自语着烦闷怎么才能将斗篷清洗干净,will的动作突然僵了一下,开口答道。


“谁知道呢?要知道维持这里的防御和供应电能就要耗费不少的能量来维持。”will耸耸肩膀,继续着他的工作。


dipper看着will,知道他不会再说些什么,便转过身去看向窗外。阴霾覆盖在穹顶之上,铜黄色的烟囱还在不停放出气体,表盘下齿轮转动,钟表上时间流逝,发出沉重的声响。人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似乎在庆祝着什么。


“今天是建立起Iris*的一百周年纪念日啊...”dipper被will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自觉向后退去。will看着外面的人们,伸手扶住dipper。“已经,一百年了吗...”will低下头,蓝色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dipper看不清will的表情,也不知对方想起了什么,为何如此阴郁。


“will、嘿?”dipper拍了拍will的肩膀,试着让他清醒一些“你看,这场战/争一定能胜利的,不是吗?”却不知哪句话触碰到了will的心脏,他扶着dipper的手突然用力抓住了dipper的小臂。


“胜利?或许吧...”will看向dipper的眼神里什么也没有,只能看到无尽的空洞,dipper不自觉吞咽着口中的唾液,不知该如何应对。dipper从未见过这样的will,他眼中的will是胆小而强大的。两个词的确无论怎么组合都充满了违和感,但will的确如此,或许这两个词只有在他身上时才会如此和谐。


will突然松开了手,眼神里充满了愧疚,他撸起dipper的袖子确认是否伤到了对方。

“...我很抱歉,让你看到了我如此失态的一面...“will坐在床上,那声音听起来像是要哭出来一般,dipper拍拍will的后背。


“没事的,在这样的环境下谁都会有失态的时候啦...”dipper冲will笑笑,坐到他的身边。果然,will还是will。






——————TBC

*Iris:鸢尾花,花语是希望、信念。


大概是去年就有的脑洞,今年才完善发布真是佩服自己的执行力了...如果有人感兴趣愿意一起的话请加咱qq!填上备注和魔法科技au就可以!如果人多的话就拉一个群一起玩!【人不会多的别做梦了】

评论
热度(16)

© 骤雨夜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