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夜阑

夜阑水,统称毒二/22
近期墙头脑叶,Yesod狂热厨
没事干写写傻逼段子,心情好产篇肉
但其实没有表情包就不会说话
脾气暴躁,脏话是语气助词
头像是亲友给画的自设
Q1797552301
试图扩列

过客【BILLDIP短篇】

有关湮灭之日的另一条分支线,真正湮灭的结局。



bill漂浮在无尽的黑暗中,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拥有了实体后的一切似乎比以前更加无聊。他毁灭了世界,在和他的犯罪团伙热闹了几天后就把他们全杀了,和他们在一起太无聊了,更何况在pine tree与他的姐姐shooting star死后就没有人能阻止他了。

回忆到这里,他想起了那个带着松树帽子的男孩儿,因为他曾让他感到愉悦,毕经在他无限的寿命里只有那孩子阻止了他两次。这么想着,他做出了一栋双层的洋房,在那里创造了第二个pine tree,只属于他的pine tree。

“我是谁?”棕发的男孩从冰冷的地板上醒来,金发的男人站在地上画有全视之眼的法阵旁边,向中央的男孩伸出了手。

“你叫做dipper,dipper·pines”他将男孩拉起,看着他棕色的眼睛,他高兴的几乎要叫出来了,即使他可以毁灭一切,但造人的魔法还是第一次尝试。在这之前,他不知道失败了几次,失望了几次……

“dipper?哪你是谁?”棕色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困惑的光,微微嘟起的小嘴也异常可爱。

“我是bill,bill·cipher”bill终是忍不住伸手捏了捏dipper的小脸。手感还是一样的好,他这么想着。他看了看一直裸着的dipper,伸手打了个响指,一套毛绒绒的衣服便出现在地上。

bill将衣服抖开,是那件dipper以前跳舞时穿过的小羊装,他给dipper套上这套衣服时dipper也毫不反感,反而好奇地伸手去捏头顶的大耳朵和软软的角,几缕碎发漏在帽子外面也是异样的可爱。

bill与他创造的dipper生活了很久,dipper很听他的话,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就搂着dipper,dipper也不反抗,偶尔的梦呓也是在轻声呼唤bill的名字……这一切听起来都是那样完美,那样甜蜜。

但bill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相比以前那个永远不会服从自己的pine tree,现在这个不是更好吗?他这样问着自己……

不是的,或许,我更加喜欢以前那个会反抗自己,会与自己拌嘴吵架的孩子。bill不相信这种奇怪的想法,但他与dipper的感情却变淡了,他希望这个dipper会像之前的一样,能够反抗他,与他吵架,发出不同的意见。但没有…一次,也没有。dipper只会服从他,就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一般。

和他那可笑的衣服真是像呢。bill绝望了,他明白了自己真实的心意,但这次他却无法下手杀掉这个dipper。为什么呢?他无数次问着自己,明明以前可以,明明是一样的……

他打开了洋房的门,将他创造的dipper推了出去。做为人类的dipper是不可能从虚无之中回来的,他会怎么死去也不再是bill所需要关心的问题了,他依旧一个人在这里,只不过这次多了一栋洋房……

“Never mind,You're just a passerby in my life.”他瘫坐在那个法阵前,似是在喃喃自语,又像是对着黑暗诉说这句不会有任何人听到的话语……

就如那句话所说的一样,不要介意,你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但那个过客究竟是谁?

是dipper还是bill?

这一切,无人知晓……


————END





群里的点文,前几天就点了结果昨天才想起来...

半夜短打...初一就要开始断更了...咱要回老家

但咱会屯文的!

感觉自己的东西越来越多啊,刚开始肉梗是11篇,现在已经13篇了嗷...

而且这次lof更新了咱就算月更也不会被发现了吧!

那就继续开坑!以后慢慢填!

咱还准备开一个黑街paro,dipper是夜店的头牌这种的!诱受嗷!alldip向!好吧说白了就还是剧情肉...

咱是不是太贫了...嘛...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38)

© 骤雨夜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