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夜阑

夜阑水,统称毒二/22
近期墙头脑叶,Yesod狂热厨
没事干写写傻逼段子,心情好产篇肉
但其实没有表情包就不会说话
脾气暴躁,脏话是语气助词
头像是亲友给画的自设
Q1797552301
试图扩列

【billdip】过去_5[终]

从老家回来之后玩命补作业,接文愣是让咱拖到了今天【45°望天】

就当情人节贺了吧

咱是最后一棒,嗯,有肉

肉的部分走简书,其余部分在这里

咱拖慢了所有人的速度QAQ,质量...咱剧情废啊嗷!

上次的刀片让咱愣是掰回来了,看着有点愣抱歉

前文:

【1】     【2】     【3】     【4】

好了,下面正文!





这一次,dipper是从黑暗中醒来的。熟悉的房间,闪烁着明灭不定的灯光,dipper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发现四肢被固定在手术台上。或许是绑的太紧的缘故,dipper稍微一动四肢就会发疼,要被扯回去一样。

咔哒咔哒的脚步声由远而近,dipper知道是bill要来了。他向门的方向看去,他看到bill正抱着他那个木制的身体。

“bill!你干了些什么!?”在看到自己躯体的一刹那dipper叫了出来,他大声质问着bill,他害怕了,害怕自己在下一瞬间就灰飞烟灭。

“不要急,我为你制作了一具新的躯体,要试试看吗?”bill将那个木制的人形放到一旁,将他从手术台上解了下来。

dipper站起身,好奇地看着自己的手。“看起来没什么区别啊?”dipper说着,拿起了一旁的手术刀,对着自己的手臂划了下去。

“嘶…这是痛觉?”dipper惊讶地说着,这是他被创造出来后第一次感到疼,也是第一次伤口中有血液流出。

bill对于小朋友的好奇心是理解的,他拿起一旁的酒精给dipper消毒,听着dipper被疼痛刺激的叫声,又用绷带将伤口缠上。

“喜欢么?”bill看着dipper又蹦又跳地实验自己的新身体,突然问到。

“……嗯”dipper愣了愣,他不明白bill问的是什么,喜欢这具身体,还是…

“我爱你。”bill蹲了下来,他看着dipper的眼睛,等待着他的回答。

dipper慌乱了,他没有想过bill竟然会在这种时候突然向他告白,他紧张地抓着自己的衣角,眼神也四处乱转看向别处。突然,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他将手握成了拳。

“我…我也是!”或许是为了壮胆,dipper的这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他低着头,不敢看bill的眼睛。

bill笑了,站起来揉了揉dipper的头发,或许是触感好的原因,他直接将dipper的头发揉成了一个鸡窝的样子。

“dipper,想知道其他的感觉吗?”bill将dipper打横抱起,亲吻着他的额头。

“什么?”公主抱的姿势让他感觉有些别扭,但对于新换了一具身体的他来说这样的事情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抱歉就到这里了!下面简书!】





好的,这样接文活动就完结了!请期待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活动第二期!

下一次咱绝对不当最后一棒!绝对要让别人码肉!

最后的最后,咱把所有接文人员艾特过来:【按接文顺序】

 @大头痴   @浔家大剧院   @柏舟   @旧城的繁花 

谢谢您的观看!



评论(8)
热度(51)

© 骤雨夜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