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夜阑

夜阑水,统称毒二/22
近期墙头脑叶,Yesod狂热厨
没事干写写傻逼段子,心情好产篇肉
但其实没有表情包就不会说话
脾气暴躁,脏话是语气助词
头像是亲友给画的自设
Q1797552301
试图扩列

【billdip】划伤【肉】

套文十一篇之10

还剩最后一篇了,第11篇码完咱会弄一个总集出来的,方便大家找肉

世界二的日常【其实咱自己都快忘了这是套剧情肉】

这篇是挺乱的,咱自己也这么觉得...

主要是因为不是一次性码完然后就记不太清脑洞啥的了...



那么放先导!


“为什么你会在这儿!?”dipper对着突然从树上倒挂下来的bill叫了出来。他到森林收集树叶做大学的科目研究,结果迷路了,天也黑了,他转了好几圈却一直在这棵树旁。正当他准备休息一晚,明早再找路时树上传来了沙啦啦的响声,抬头就看见bill那家伙一脸欠揍的倒挂在树上笑着看他。

“怎么?dipper你迷路了不是吗?我是来嘲笑你的!”bill从树上一个翻身跳了下来,弯腰拍了拍腿上和衣服上的树叶又看着dipper。

“你能带我出去的吧?”dipper把收集来的树叶抱在怀里,别过头去不看bill,他就知道这家伙在这儿肯定没有好事,亏他刚才还有那么一点激动。

“能不能呢?来做个交易吧,我带你出去,而你要做的嘛......不用我说了吧?”湛蓝色的火焰从bill的右手燃起,将他的脸照的更加惨白,没有血色。




就到这了!老样子简书见!
【(⊙ε⊙)咱啦咱!】

周更的肉,反正第十一篇是下周见了...

评论(4)
热度(62)

© 骤雨夜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