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夜阑

夜阑水,统称毒二/22
近期墙头脑叶,Yesod狂热厨
没事干写写傻逼段子,心情好产篇肉
但其实没有表情包就不会说话
脾气暴躁,脏话是语气助词
头像是亲友给画的自设
Q1797552301
试图扩列

【双dip】手痒码几个段子

*迷之风格小段子

*精神病犯了

*手痒,不走心,走肾

1.

RD【恶魔】dip【天使】

年龄捏造【天使比恶魔大】

【人间】

dip:你迷路了吗?这可不是你该在的地方

rd:你就应该在了吗?天使大人?

dip:小孩子这么不可爱可不好

rd:【转身离开】啧,谁是小孩子。走着瞧。

【很久以后】

rd:【拍拍dip的头顶】天使大人,好久不见

dip:你是?

rd:这可不是小家伙该在的地方不是吗?

dip:...你!

rd:【勾起dip下巴】我说过,走着瞧

【以下描写已被屏蔽】


2.

RD(tyrone)【大天使】dip【恶魔】

“你看那个家伙,没有翅膀哎。”“恶心。”“哈哈哈,没有翅膀的恶魔!”“你这样的家伙就去死吧。”“你怎么能活下来?”无数的人影在他的梦中闪现,扭曲着抓住他的四肢,妄图将他拖入那一片黑暗,恶意的话语像长矛般刺穿他的身体,他尖叫着想要逃离,却被更大的力量勒住脖子,窒息感使他没了力气,只能任由那些扭曲的黑影将他拖走……

“dipper?醒醒!你快把自己勒死了!”tyrone轻轻拍打着dipper的脸颊,用手拉开他自己勒上脖子的双手。他看到dipper慢慢睁开了眼睛,泪水溢出眼眶,抱住tyrone小声哭泣着。

“我还在你的身边,别怕,他们没法再伤害你了。”tyrone动作轻柔的一下下抚摸着他的背,dipper的泪水浸湿了原本就如薄纱般的衣服,衣服贴在身上,湿热的贴在皮肤上的感觉并不好受,好在dipper很快便恢复过来停止了哭泣。

“对不起…我,我只是……”dipper的眼眶因为哭泣早已变红发肿,怯懦的样子更是让他如受惊的小动物般可爱,让人怜惜。

“我明白,那些人再也不能欺负你了,你现在属于这里,属于我……”tyrone捧起dipper的脸颊,亲吻着他的眼角。

tyrone用一对翅膀挡住左脚腕的血迹,那是某个家伙挣扎着留下的,这样的痕迹被dipper看到的话可是不行的……

张开的洁白翅膀遮挡住天堂圣洁的光芒,黑暗中的两人相互依偎,相互拥抱。多么希望时间就此固定,让这一刻永存,希望时间的洪流不会让相爱的人分离……


3.

“最后只有这个女的和她哥哥跑出去了,他们发现这杀人狂是三胞胎,他们只杀死两个,第三个是那个凶神恶煞的司机……”dipper无所事事的嚼着爆米花,奶油的甜味在口中扩散,却没有一人回答,电影恐怖的音效在屋内回荡……

“平常我剧透你就会敲我的,怎么今天不说话了?”dipper放下手中空空如也的爆米花桶,转头看向搭在沙发背上蓝色的西装,领口处的宝石被灯照的闪闪发光,异常耀眼。

“dipper你这个家伙你在骗谁啊……他早就死了不是吗?为什么就不能忘记他呢你……”dipper将自己蜷缩成一个球形,紧紧抱住头部,泪水流进嘴里,苦涩的味道在爆米花的甜味衬托下异常明显,似乎连说出的话都染上了苦涩的气息……

dipper无法忘记那个家伙,那对蓝色的眼眸就像是图腾一样烙印在他的心里,每一句话,每一个回忆都是那么甜美、让人怀念。但,也只剩回忆了……他们已然不可能再有现在、更不要说那虚无缥缈的未来……


4.

RD(Tyrone)

炎炎夏日,屋里热气蒸腾,dipper和tyrone就像是蒸笼里的包子,两个人趴在沙发上动都不愿意动一下,dipper叼在嘴里的奶油冰棍还没怎么吃就化成了一滩。dipper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跳下沙发翻找出了一台电风扇,插上电便坐在正前方吹风。

“dipper你挡到风了... ...”tyrone坐起来拍了拍dipper的肩膀想让他让开一点。

“不要...好热的...”dipper紧紧抱住风扇,任由tyrone怎么拉也不让开。

tyrone看着dipper执着抱着风扇不放手的样子转身回了卧室,锁上门打开了空调。

“去和风扇结婚吧,我有空调。”

评论(10)
热度(63)

© 骤雨夜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