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夜阑

夜阑水,统称毒二/22
近期墙头脑叶,Yesod狂热厨
没事干写写傻逼段子,心情好产篇肉
但其实没有表情包就不会说话
脾气暴躁,脏话是语气助词
头像是亲友给画的自设
Q1797552301
试图扩列

【6927】无题

*送给00的,迟到了n久的生贺 @笠啊灵 

*oo到c被吓飞

*说要刀就是刀

*几乎淡圈状态,美番圈养老【XXX】中

*15min速打随笔




靛青色的礼品盒上系着橘黄色的缎带,上面的蝴蝶结早已松散,长长的“尾巴”垂到桌边。青年男子随手拉下缎带,包装纸下的巧克力看起来异常精美,就像是广告里画的一样漂亮,男子将巧克力塞进嘴里。黑巧克力苦涩的味道使他想起了什么,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

“靛色和橘色配起来难看死了,亏他想的出来……”剩下的巧克力则被他随手扔进了底层抽屉,任其随着时间发酵消逝。

“十代目,最新的任务消息到了。”

“我了解了,狱寺君你先走吧。”

狱寺看着男子的样子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请好好休息,十…阿纲。”

门再次被关上,屋里还是只有他一个人,风从没有关紧的窗户吹入,明明是夏日,却觉得异常清冷。

“不会再来了,只剩我一人了。”纲吉转身关上了窗户,弯腰拾起被吹落到地面的缎带,紧紧握在手中,泪水终是顺着脸颊流下,滴落在手上,一滴一滴染湿了缎带。

那个人的死亡报告清清楚楚的写在报告的第一面,红色的印章清晰的那样触目惊心... ...


“还没有死,你还会回来的对吧,就像那时... ...”

纲吉抱紧了怀里的被子,如墨的天空中一颗星辰陨落。

不会有人在意这种小事,时间还将继续流逝,没有人会因为它的落下驻足观望。温柔的少年封闭住自己的心,等待那个人归来的那天,等待那个人解开这道枷锁... ...





————END



骸死了,死于任务,纲吉封闭了自己的心,等待骸的归来,即使他明白骸已然不可能再次与他相见。

这样的故事

评论(2)
热度(11)

© 骤雨夜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