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夜阑

夜阑水,统称毒二/22
近期墙头脑叶,Yesod狂热厨
没事干写写傻逼段子,心情好产篇肉
但其实没有表情包就不会说话
脾气暴躁,脏话是语气助词
头像是亲友给画的自设
Q1797552301
试图扩列

【BILLxDIP】Come back

*正经一次

*这周六更肉

*结局后延伸

*不知道说什么了...咱这个话唠也有词穷的一天啊




bill回来了,从记忆的裂痕、空洞之中回来了。森林里的石像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小块光秃秃的土地,鸟儿站在树枝上歪着脑袋,似乎在怀念那个可以歇脚的小石像。

bill站在pines家的门口,向屋内看去只有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院子里的花草似乎很久没人打理,早已枯萎。bill打了个响指,打开门走了进去。dipper盖着毛毯窝在沙发上睡着了,眼眶红红的样子似乎刚刚哭了一场,砸着嘴小声嘟囔着什么。bill笑笑,走过去,俯下身去想听听他在说些什么,却不知怎么吵醒了dipper。

“...嗨,孩子,还记得我”吗?bill的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dipper猛地抱住了,dipper哭泣着,他哭的是那样伤心,泪水染湿了bill的衣服,声音也变得沙哑,bill只能苦笑着抚摸他的头给予安慰。

“对不起...我...是梦吧...”dipper随意的摸了几下眼睛,又抬头看向bill。

“你说呢?”bill突然笑着捏了捏dipper还留有泪水的脸颊,看着dipper的表情由失望转为激动,他似乎又要哭出来了。

dipper吸了吸鼻子,努力不让自己再次哭出来,他扔开毯子,跑到厨房翻找起来,希望能找到什么可以用来招待客人的东西。事实就如他所想的那样,什么也没有。dipper挠了挠头,回以bill一个略显尴尬的笑容,倒了杯水端到bill面前。

bill在屋子里四处张望着,突然开口问道:

“小流星呢?我怎么没看到?”bill端起水喝了一口,冰凉的感觉从嗓子一直流进胃里,味道似乎有些奇怪。

“她出去了,和她的男朋友。”dipper愣了一下,手里的杯子差点一个不稳掉在地上,bill注意到dipper的异样没再追问下去。


“我们不如出去走走?”bill看着dipper转身进了厨房准备给他倒水的身影突然提议到。

“好啊。”dipper放下手中的水壶,将毯子上的灰尘掸掉搭在一旁,跟着bill出了家门。


“你要去哪儿?”dipper跟在bill的身后慢悠悠的走着,这条路通往的地方他当然清楚,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去那里,bill没有回答。



bill在路边的花店里买了一束花,将它放在那早已落满灰尘的墓碑前。墓碑上雕刻的赫然是“Dipper·Pines”,他的pine tree的名字。bill仔细的拂去墓碑上的灰尘,跪在墓前哭了出来,他早就知道男孩死去的事情,那束白玫瑰就像是男孩死去时的面庞,毫无血色。bill抚摸着墓碑上的名字,一遍遍重复着那句不可能有任何人回答的爱语... ...




————END


Come back【回来,记起】

评论(9)
热度(42)

© 骤雨夜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