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夜阑

夜阑水,统称毒二/22
近期墙头脑叶,Yesod狂热厨
没事干写写傻逼段子,心情好产篇肉
但其实没有表情包就不会说话
脾气暴躁,脏话是语气助词
头像是亲友给画的自设
Q1797552301
试图扩列

【BILLDIP】Fragment

*全是小段子

*咱不管!咱就是只码自己想码的部分!!!

*和新认识的一位太太聊天,被安利了好多电音,开了好多脑洞

*说真的,咱去码兽人化BD肉的话你们会抽咱吗?

*以及,不管你们会不会抽咱,咱是都要码了

*和砒霜打赌,咱要是21:20前发粮他就发小鹿的独立肉!咱完成了!你们快去鞭挞他!!! @江嶺千里 




1.#BILL背后灵设定#

一个男人正坐在车站的长椅上看着报纸,版头上是被刻意放大了几倍的“儿童诱拐事件”,孩子们下落不明,附图则是失踪孩子的照片,照片上的他们挂着甜美的笑脸,宛如一个个天使般,真是无法想象会拐走他们的人是个怎样的家伙。

公交车来了,几个孩子有说有笑的从车上下来,其中那个有着摩卡色头发的男孩真是可爱,那与发丝颜色相同的眼眸中似乎发着光,让人不自觉追随着他的眼睛。白皙的手臂上贴着几张创可贴,他和另几个孩子说笑着,不时指着它们炫耀,孩子白皙细长的小腿上附着一层细细的汗珠,几块紫色的淤青似乎证明了一场打闹。

男人折起报纸,夹在臂下,从怀里掏出手帕擦了擦那并不存在的汗水,跟了上去。


“hey,dipper!明天见!”

那个摩卡色头发的男孩和另几个孩子分开了,男人站在拐角注视着男孩离去的方向,他似乎得知了男孩的名字,dipper,还蛮不错的名字?

他和dipper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男孩蹦蹦跳跳的在前面走着,没有注意到他早已被一只“大灰狼”盯上了。dipper顺着楼梯走进了阴暗的地下仓库,男人小心的四处张望,在确认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后他也走下了楼梯。

他将透明的液体倒在手帕上,看着dipper突然站在原地,转过身笑着看向他。

“嘿,你好啊。”dipper摩卡色的双瞳不知怎的变成了明亮的灿金色,那一点光芒在这昏暗的停车场异常显眼,男人双腿打着颤,转身想要跑开却被什么东西拉了回来,他不得不再次转过头去看dipper。

孩子的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青年,青年有着漆黑而巨大的双翼,灿金色的头发与相同的灿金色眼眸,那对翅膀每扇动一次便会带起一片尘土。

尘土飞扬之中,孩子的身影渐渐与身后的恶魔重叠,与他体型不相称的翅膀看起来异样怪异,dipper抬起手臂向他的方向指去,金色的恶魔不知从哪里出现用爪子切断了他的双腿。

血液喷涌而出,他颤抖着摸出手机妄图播出电话报警,却被恶魔踩碎手骨,手中手机更是支离破碎,他尖叫着向外爬起,血液从被切断的双腿流出,拖拽出鲜红的两条痕迹。

dipper突然笑了出来,歇斯底里的大笑让男人更加恐惧,他加快了爬动的速度,恶魔在一旁看着他恶心又可怜的样子切下了他的头,血液随着动脉喷涌而出,恶魔金色的服饰几乎被喷涌而出的血液染成鲜红。

dipper还是那副笑盈盈的模样,bill看着dipper也笑了出来,双手扶住他的脸颊在他的嘴角落下一吻,鲜血则在dipper白皙的脸上留下两个红手印。纯真,却又危险。




2.#兽人设定#

“bill...冷静...听我说...”dipper一点点挪动脚步向后退去,bill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兽化,发狂一般四处追赶他,dipper逃窜时发觉自己马上就要跑到墙边,他也只好转过身面对兽化的bill。

bill身后巨大的龙翼遮住阳光,在墙角打下一片阴影,dipper双手摸向别在腰间的武器,许是动作太大被bill发现了端倪,湿热的气息喷在dipper脸上,弄乱了他的毛发。

dipper只好将双爪再次挡在脸前,他紧紧闭上双眼,等待着死神的到来。他感到bill巨大的双爪将他死死按在墙上,后背狠狠地撞上冰冷的墙壁,湿热的吐息呼在他的脖颈,dipper已经看到了他鲜血四溅被bill吞吃入肚的模样,他颤抖着,他能感觉到bill的牙齿刺进他的毛皮... ...

“嗯?”dipper悄悄睁开了眼睛,眼眶周边的毛发被泪水染湿,他看着bill保持着咬他的动作一动不动,只是盯着他的脸看。

dipper还没反应过来就被bill舔了一口,毛被舔得乱七八糟,湿漉漉的感觉异常难受。bill则变回了兽人的形态,露出尖牙笑道:

“瞧你那怂样,就是吓你玩玩,”bill似是意犹未尽的舔了舔爪子,身后的尾巴也跟着摆了一下“不过,你尝起来真的不错。”

“哎?”






————END

评论(9)
热度(60)

© 骤雨夜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