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夜阑

夜阑水,统称毒二/22
近期墙头脑叶,Yesod狂热厨
没事干写写傻逼段子,心情好产篇肉
但其实没有表情包就不会说话
脾气暴躁,脏话是语气助词
头像是亲友给画的自设
Q1797552301
试图扩列

【RDWill】你是我的,不再放手

WillRD无差

*互攻,无差

*西壬RD,船长(储备粮)Will

*泡沫那篇因为各种原因...再说吧...

*RD=tyrone(习惯问题

*私设人鱼和西壬能化作人形

*私心的各种设定...现在四人的设定齐了

BILL船长   DIP人鱼   RD西壬   WILL储备粮




===*****===*****===*****===


“别再来这里了,你会死的”西壬尖锐的爪划过will的脖颈,摩卡色的发丝乖顺的贴在他的脸颊,遮住了他的眼眸,will伸手拂开西壬额前的发丝,拂过他那如海般湛蓝的眼眸。西壬瞪向will,冰冷咸涩的海水被西壬用鱼尾甩到will脸上。

“别碰我。”西壬又一次将水花泼到will脸上,will这才看清西壬那如黑夜般的鱼尾上有多少伤痕,尾鳍看起来甚至有种奇异的、残缺的美感。西壬将尾巴没入水中,双臂环在胸前,下巴微微昂起,露出脖颈优美的曲线,will看得入迷,喉结随着他吞咽口水的动作上下滚动。

“喂,人类,你叫什么。”西壬用尖锐的爪抚摸着will的大腿,似是在思考如何食用这样的美食。will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身上湿漉漉的不知是汗水还是海水。

“wi...will...”西壬能明显感到will的大腿在颤抖,他嘲笑着人类的胆小与自己恶劣的性格,快速的抓过will大腿内侧的软肉,向后游去。

“那希望我们不会再见,你看起来真的很美味。”西壬说着,扭头钻入了那湛蓝的海水之中,will为那曼妙的身姿着迷,西壬白皙的皮肤似乎透着微微的光芒,纤细的腰肢如同那垂柳般妩媚。

will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那两片可疑的红晕在他的脸上格外显眼。他起身抖了抖湿漉漉沉甸甸的裤管,沙子黏在皮肉上的感觉一点也不好,更何况还有一部分粘在裤子里面磨蹭着他的伤口。will缓缓起身,一点一点挪动着步伐向城镇走去... ...



几年过去,宗教之间矛盾四起,正所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人人都在谈论什么时候大地上会再次披上战争的硝烟,什么时候鲜血会再次染红大地。几个老兵指着自己臃肿的腹部,展示着自己身上可怖的伤痕,诉说着那些孰真孰假的故事。孩子们吵闹着围在他们的周围,期待着下一个英勇而又传奇的故事。

“船长!可以出发了!”

“啊!好的...起航!”

will拿起那顶过于厚重繁复的帽子,起身准备离开酒馆,那几个孩子见状兴奋地跑过来问着一些奇怪而又童真的问题。

“呐呐、船长先生这次要去哪里啊!”

“是要去找那位西壬小姐吗!?”

“哇!那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是西壬先生啦...墨西拿海峡附近...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或许再也回不来也有可能啊... ...”will苦笑着,拍了拍孩子们的头离开了酒馆。


will的船飘荡在海上,经过几年他也成了一位远近闻名的船长,不少富商都愿意找他运送货物,他也愿意为自己下海找那条西壬寻个正当理由,工作原因什么的。

will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晚上一定要到甲板上吹海风才能睡着,他眺望着远方平静的海面,他看到从一圈圈涟漪中游出的人影。will举起手边的望远镜向那边望去,人影早已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圈圈涟漪缓缓散开... ...will握紧了手中的望远镜,金属的镜筒被他捏的嘎吱作响,他又一次失去了与西壬见面的机会... ...

“will,你在干什么?”清冷的声音从他的身后响起,will的手握住剑柄就要挥向那人。

“你还是这么胆小。”冰凉的手附上will的脸庞,另一手将剑推回剑鞘。

“我说过,这次,我会吃了你。”will感觉到什么冰冷的东西附上他的唇瓣,will惊讶的微微张开嘴,那人的舌头也趁机伸入他的口中,灵活的舌头勾勒着他牙齿的轮廓,舔舐着他敏感的上颚,与他的舌头纠缠,不知是谁咬破了谁的舌头,血液腥甜的味道在口中弥漫... ...

“我叫tyrone。”那人的眼眸如大海般湛蓝,皮肤在澄澈的月光下仿佛透着光芒,曼妙的身姿五一不与记忆中的那人重合。

“还是说,必须要我变成西壬的样子你才认得?储备粮?”tyrone尖锐的爪抚上will的脖颈,抚摸着那条动脉,will吞了口口水,喉结上下滚动。

“以后你就是我的储备粮了。”tyrone的声音就像其他西壬一样,有着蛊惑人心的能力,will相信自己也是被西壬蛊惑的人之一。

“是的,我亲爱的...主人”will单膝下跪,在tyrone白皙的手背上落下一吻,月光下的两人如同一幅油画,闪烁的星光似是在为他们祝福,闪耀着,记录着这一刻的誓言... ...





————FIN.


评论(6)
热度(59)

© 骤雨夜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