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夜阑

夜阑水,统称毒二/22
近期墙头脑叶,Yesod狂热厨
没事干写写傻逼段子,心情好产篇肉
但其实没有表情包就不会说话
脾气暴躁,脏话是语气助词
头像是亲友给画的自设
Q1797552301
试图扩列

【双dip】Delusion

*乱七八糟糊码一统,自己开心就好...

*REV!DIP=Tyrone

*心理医生RD*妄想症患者DIP




***=====***=====***

tyrone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三点十四,很好,还有十六分钟他就可以和这个病人说“拜拜”了。本以为这个看起来有些可爱的男孩子不会得多严重的病,没想到这么烦人。

“先生?您是在害怕我所说的怪物吗?那个的话...”孩子用手在身前比划着,tyrone用笔点了点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说到

“你是叫dipper,dipper·pines对吧,pines家的独子”tyrone用笔在他的本上写着什么,又抬头看了看dipper的反应。

“是的先生,这有什么需要确认的吗?”dipper歪着头,用手挠了挠脸颊,似乎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可是你刚才跟我说你还有个姐姐,叫mabel,你们整个暑假都在一起。她究竟是什么?”tyrone的嘴角勾起一个微小的弧度,dipper的手紧紧抓住衣角,下唇被咬得发白,汗珠从额发流出,衬衫被汗水浸湿。

“不许你这样说mabel!她...她是我的姐姐啊...”dipper不停地绞着手指,说出来的话也带着颤音,妄想症的病人在发现自己说的话与现实不符后的通常反应,tyrone记下dipper的反应,他是个好医生,却不是个好人,他非常乐于看病人这幅痛苦的模样,但这次,还是算了吧。

“啪!”tyrone在dipper面前狠狠地拍了一下手,dipper突然从刚才的状态中清醒,脸色发白,双腿还在不停颤抖。

“我亲爱的dipper,时间到了,我还有其他病人。”其实他没有,其实近一周都没有病人来过了,如果他愿意的话dipper的病甚至可以满足他近两个月的开销。但就如他之前说过的,这个病人实在是太烦了。

“再见,gleeful先生。”dipper颤悠悠地从椅子上起来,向tyrone挥了挥手,离开了屋子。

tyrone把手搭在额头上,用手中的纸张遮住灯光,将自己隐藏在那一小片阴影下,空调的冷风吹在身上,tyrone伸手按下遥控器上的电源键,听着空调渐渐消失的风声,笑了起来。

他真是傻极了,为什么要放过那个男孩?明明是一块非常好骗的肥肉,tyrone摇了摇头,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屋子。


“嘿!gleeful先生!”tyrone刚走到街口的拐角处就被匆忙跑来的dipper叫住了,他的小脸通红手里的购物袋发出玻璃碰撞的声音,让人心惊胆颤,汗水从他的额头落下,滴在滚烫的柏油路上,蒸发殆尽。tyrone砸了砸舌,转过身看着dipper,他双手环胸,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要来我家吃饭么?”dipper低头看了看购物袋,在确认没有东西因为刚才的碰撞坏掉后又抬头看向tyrone。那期待的眼神就像小狗一样,tyrone承认,他最受不了的就是这样的眼神,tyrone皱着眉头,小幅度地点了头,他看着dipper那欢呼雀跃的样子,撇了撇嘴,跟着dipper去了他家。


病例上说dipper是一名作家,著名的侦探小说作家,写了哪些书tyrone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他只需要了解那些与dipper病症相关的。

dipper家的布置就像他的职业一样,有一种书的气息。吊兰的叶片从窗台拖到地上,却不显杂乱,每片叶子都好像被认真擦拭过,没有一点灰尘,湿润的泥土也证实了它的主人在多么用心地照料它。书本被整齐地码放在书架上,金属的书脊被摸的发亮,折射着阳光,发出耀眼的金光。

“gleeful先生!”tyrone转过头就看到dipper站在他面前,食物则早已摆好放在桌上,dipper正用他那对小鹿一般的眼睛看着tyrone,想引起他的注意。tyrone不自觉伸出手揉了揉dipper的头发,手感很好,像是丝绸一样。dipper被tyrone的动作吓了一跳,向后退去,那抹绯红色从他的耳根一直染到他的脖子,dipper慌乱地转着眼珠。

“gleeful先生你喜欢我。”dipper清了清嗓子,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镇静。tyrone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愣住了,但也只是那么一瞬。dipper这句话用的是肯定句,那就说明这也是他的妄想症。情爱妄想症患者就是会一口咬定是由对方先爱恋上自己,tyrone想到这里后皱了皱眉,他不明白dipper为什么会将自己当做妄想对象。tyrone用手扶住dipper的肩膀迫使dipper直视自己。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我家的东西被动过了,就如资料上说的一样,我刚搬来不久,知道我家在哪的人只有你了。”dipper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tyrone刚准备张口说些什么,就被dipper用手指按住了嘴唇。

“我家的备用钥匙是放在门垫下的,这几天它的位置一直在变。衣柜里的衣物也有明显的被翻动过的痕迹,厨房的餐具更是被乱七八糟。”dipper向后退了几步,坐到椅子上,直直的盯着tyrone的眼睛。

tyrone感觉自己太阳穴开始疼了,这就是为什么他说这个病人烦的原因了。tyrone揉了揉太阳穴,双手环在胸前,至少他现在知道自己家里那些东西是被谁动的了。dipper看着tyrone的反应愣了愣,正准备再说些什么,却被tyrone一把按在椅子上,晃晃悠悠的感觉让dipper反射性的抓住了tyrone的胳膊。

“真是这样的话,你想怎么样?”tyrone感觉自己的表情很恐怖,可能都算得上狰狞,他看到dipper有些发抖,dipper咽下口水,喉结随着他的动作上下滚动,他张了张嘴,小声的说道。

“所以...gleeful先生,愿意和我交往吗?”

“可以。”真的能让他闭嘴的话,有什么是不能做的?更何况,他似乎对这个小家伙有些好感。




————FIN.


评论(8)
热度(37)

© 骤雨夜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