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夜阑

夜阑水,统称毒二/22
近期墙头脑叶,Yesod狂热厨
没事干写写傻逼段子,心情好产篇肉
但其实没有表情包就不会说话
脾气暴躁,脏话是语气助词
头像是亲友给画的自设
Q1797552301
试图扩列

【多CP】小确幸

*前两段为GF,后一为DF

*.内含BD,BW,红蓝

*纯糖,不刀,咱爱这些cp,咱刀不起来...

*就这个...咱保证是赶完稿前最后一次摸鱼




【BILLDIP】

“没有再见到他,梦中也是一如既往的空洞黑暗。”dipper坐在桌前,泪水晕开了笔迹,墨蓝色的墨水在白色的纸上晕成一片,dipper用手抹去脸上的泪水,重重合上日记本。dipper吸了吸鼻子,他不愿相信bill的逝去,所谓全知全能的恶魔不可能就这样被流放。

“啪”dipper关上了屋内的台灯,那本就微弱的光芒在瞬间熄灭,黑暗与寒冷包围了他。dipper将自己塞进被子,他终是忍不住哭了出来,小小的缩成一团在被子里颤抖着。

“pine tree,别哭了,拿好它。”那奇异而熟悉的电音在dipper耳边响起,他猛地从被子里探出头,而屋内仍是一片漆黑,他所盼望的人没有出现。

“骗子…”dipper抬手揉了揉眼睛,却发现自己手里拿着的小领结。

“所以我才不喜欢你啊…”dipper又一次哭了出来,但这次不再是伤心绝望的泪水,这泪水是发自内心的喜悦与激动……




【BILLWILL】

“我惹主人生气了…但为什么他只针对我…我不想…”will一个人躲在角落哭泣着,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他的脸颊流淌,淡蓝色的西装外套也深一块浅一块的“可是...为什么啊...”will说的话也变得含糊不清,他颤抖着蜷缩在墙角。

“你在这里!will!...怎么了?”bill蹲在will面前,用手轻拍他的背部,以此来引起他的注意。

“bill!我我...”will吸了吸鼻子,用手胡乱抹去脸上的液体。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没兴趣。”bill用手狠狠地揉了揉will的头发,转身离开了这个空间。will抽泣着,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他低头掸去身上的灰尘,一条手帕由他的头顶掉落。

will看着手帕笑了,他知道bill是关心他的,他也愿意相信bill只是不善表达。




【红蓝/RB】

“兄弟!快看我搞到了什么!”red举着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食物向blue炫耀着,blue躺在床上,并不理睬他,red可不习惯blue这样背对着他,red走上前去想引起他的注意。

“red,我可能有些发烧...让我睡会儿可以吗?”blue转过身看向red,脸上有着不自然的潮红,声音也异常沙哑,red伸手摸了摸blue的额头。

“哦!”red迅速抽回自己的手掌,还没等blue说什么,他便大叫着跑了出去“哈!没人可以阻止我了!!我要狂吃披萨!!!”blue的嘴唇动了动,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他可没有力气再与red争吵,只希望red能给自己一点清净便好。


“天哪...”blue摇摇晃晃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电子表上的日期也已经是第二天,他扶着门框一点点向客厅的方向走去,red的房间还亮着灯,可怜的木板床被弄得嘎吱作响,呻//吟声从门缝里流出,blue可没心情去管那些,天知道red又从哪里带回的妹子,他可不想被red说些什么有的没的。

blue走到厨房,却看到水杯下压着的纸条和几片药片,他拿起纸条,笑了笑,吞下了药片。


评论(8)
热度(53)

© 骤雨夜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