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夜阑

夜阑水,统称毒二/22
近期墙头脑叶,Yesod狂热厨
没事干写写傻逼段子,心情好产篇肉
但其实没有表情包就不会说话
脾气暴躁,脏话是语气助词
头像是亲友给画的自设
Q1797552301
试图扩列

【圣诞贺文】Adieu [再见]

#合志《journal 4》参本文放出

#圣诞节混更一发,突然想起来可以放出了...

#回忆性质文章,无cp向,蛮长的





Adieu [再见]

作者:骤雨夜阑



“bro!就要走了!”mabel站在远处向dipper叫嚷着,向他挥手“马上来!”dipper将他编的花环套在石像的手上,洁白的花瓣随风拂动,飘落在地面。

“咔”石像裂开了,这响动惊起了落在上面的那只鸟儿,它惊叫着,扇动着翅膀飞起。

dipper拆开那封来自wendy的信,大家的签名与正中的“下个夏天再见”映入眼眶,dipper将信放回信封,他抽了抽鼻子,伸手揉了揉发红的眼眶,终是没忍住哭了出来,泪水顺着脸颊落下。他从衣服里抽出纸巾拭去泪水,这样丢脸的样子要是被mabel看见就不好了,mabel一定是要笑话他的。

dipper将纸团揣回兜里,信则被他小心翼翼地放在衣服内侧,就是他以前用来放日志的地方。自从日志被bill烧了后他的衣服里就空了一块,有些不习惯,把这封信放在这里或许能让他安心一点,也或许这就是他觉得最安全的地方。

 

颠簸中,dipper看到了以前帮住过他的怪物们,他们挥着手或者说是些别的什么与dipper告别,waddles窝在座椅旁边睡着了,发出轻微的呼声,mabel靠在dipper身上,甚至就连打呼的节奏都和waddles如出一辙。dipper轻笑着,真不知道该说是谁更像谁。

而恍惚中,他似乎又看到了wendy爬上高树,用斧头敲开机关,她红发飘扬,汗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在阳光下她是如此耀眼,如此美丽。他还记得wendy与变形怪扭打在一起,她的红发被水浸湿贴在脸上,两个一模一样的人扭打在一起,dipper举着斧头犹豫不决,他不确定该去砍谁,这次他拿的斧头可不是给儿童玩的安全品,这是凶器。dipper的双手颤抖着,两个wendy争吵着,向dipper证明自己才是真正的“wendy”。dipper握紧了手里的斧头……

他砍中了变形怪,淡绿色的汁液流了一地,变形怪被冰冻,dipper也得到了一个所谓预言,那可真是恐怖,而当时的他也没想到变形怪的预言会成真。他也是自那天明白了wendy对自己的看法与感情。

dipper甩甩头,他想要把一些想法扔出去,却又想留住它们。无意中,dipper注意到那个一直在wendy左右,又爱着她的家伙――robbie。

dipper对他一向没有任何好印象,毕竟他们从某个角度来说可是情敌的关系,有那个人会和自己的情敌关系好啊。dipper像是翻书般一页页翻过与他的回忆,毕竟和robbie在一起时除了被他嘲讽和吵架以外什么都没有,但不得不说,在灾难面前,最坏的敌人也会成为朋友,与他的合作还是不错的。但对他的好印象也仅此而已了。

dipper撇撇嘴,把robbie抛开,他看着周围大大小小的门,听着那些熟悉的话语。这时dipper才意识到这可能是自己抑或是其他什么人的精神空间。

 

dipper把手放在门把上,说真的,他不太确定是否要这样做,窥探别人的记忆总归是不好的。dipper咬咬牙,拉开了门板。

“你们要相信我!这水里有怪物!”McGucket老人大叫着从码头跑到岸上,他的衣着肮脏不堪,衣服上打着许多补丁,帽子的边沿也不知什么原因有几个豁口。McGucket或许是疯了,就连他的胡子上都贴着创可贴,dipper能感到他自己内心的恐惧与喜悦,他恐惧McGucket的疯狂与不可理喻,却又庆幸自己找到了可以不与stan叔公一同钓鱼的理由。

“我们可以去找水怪!”dipper高兴地向他那古板而贪财的叔公提议到,结果就如他所知道的那样,stan叔公拒绝了他。

 

这是他的脑海,这是dipper的记忆。Dipper有些发愣,这里的一切都是他所知道的,但这里的一切却又是那样让人兴奋。Dipper的手握紧了门把,终是无法把门关上,他怀念这一切,他想和那些人互动,和他们打闹嬉戏… …

Dipper看到自己向mabel和soos炫耀着自己的“准备周全”,现在看来,那时的自己真是傻极了,所谓的准备周全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Dipper看着自己在得知那巨大的“水怪”是McGucket老人所造的机器人后那惊讶的表情笑了出来。原来的自己真是太傻了,他突然想知道自己在遇到bill时的表情会是怎样的,他关上门向记忆的更深处走去。

他第一次遇见bill的时候心口被他开了个洞,现在想想真是好笑,而bill的败北在那时就已经确立,他和mabel可是“神秘双胞胎”啊!他们是最厉害的!

 

Dipper拉开一扇门,门里的他正对着那台计算机机械性地一遍遍输入密码。屋内的一切渐渐凝固,带有迷惑性的电音伴随着一阵光芒出现。

“我可以帮你,孩子。你只需要听完我的要求。”金黄色的玉米片凭空变出一根拐杖,“你究竟想要提什么要求啊!”哇哦,自己还真是不淡定,但知晓宇宙的知识的确是他的梦想,而时限就快到了。如果他还记得日志里所说的话他就不应该相信bill,不应该答应bill的交易,就如书里所说的,“bill是最强大最邪恶的生物”,他是一个言而无信的恶魔。

Dipper慢悠悠地喝下汽水,将易拉罐放在一旁,他当然知道自己做了多么傻气的决定,但内心里的那一份好奇却趋势他继续看下去。

“人人都喜欢布偶,而看起来你有多余的布偶。”bill打了个响指,他的眼球一转,似乎是与外面的自己对上了眼神。他慌张地向后退去,一旁的易拉罐让他摔倒在地。Bill又一次打了一个响指,清脆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脑海,面前的门被狠狠关上,巨大的响声吓的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为你的姐姐付出了那么多,但你又得到了什么呢?”bill的话语一字一字地刻进他的心里,dipper拉开门想要告诉那时的自己不要相信bill,bill会夺走你拥有的一切!dipper从地上跳起来,他使劲拉开门,看到的却已不再是刚才的景象。

Dipper有些慌了,他在记忆的走廊中来回走动,bill应该已经被ford叔公用记忆消除枪消除了才对,bill不应该再出现,他已经是一个石像,dipper不停按下手中签字笔的按钮。请不要在意签字笔是从哪里来的,这是在脑海里,一切都可以做到不是吗?那他为什么找不到刚才的记忆?dipper慌乱了,但他不愿再去思考这件事情,这件事就留着以后再去考虑吧。他随意拉开手边的门,想看看这里记述的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

 

“如果你不帮我,宴会就毁了。”Pacifica摘下墨镜看着dipper,长而飘逸的金发被她裹进头巾,Pacifica抬手看了看手表,又继续说到“你随便开个价好了,我可以满足你的任何要求!”dipper很确定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大小姐”这幅困窘的表情。他懒懒地靠在门框上,他对这位大小姐可一点好感都没有,mabel却跳了出来把他拉到一旁。

“成交,我帮你们抓鬼。不过作为交换,我需要三张宴会入场劵。”Pacifica从包里拿出三封镀金的信封递给dipper。在脑海里的Dipper都能听到mabel和她的朋友那兴奋的欢呼声。

 

Dipper捏了捏自己的眉头,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苦衷,就像Pacifica,她只不过是被父母要求像个贵族那样做,她必须听从父母的。不过她至少不用再像以前那样活下去了,bill的湮灭之日毁灭了一切,这其中自然也包括Nouthwest家族的一切。Dipper摇摇头,坐在门口拿起爆米花吃了起来。他对那件事的记忆随着被变作木头人而终止,现在他或许能看到事件的全貌。

dipper看到自己的死状时吓了一跳,他的死状就如变形怪的预言一样,这是预言还是诅咒?但一切都已过去,他没有必要再去在意。他看到Pacifica终是打开了门,她放弃了做父母眼中的乖乖女,她为了朋友的性命打开了别墅的大门。Dipper突然对她有点肃然起敬了,他知道是Pacifica打开的门,却没想过她是顶着如此的压力。Dipper轻轻关上门,他在记忆的回廊里行走,他打开手边的门,想看看这次是和谁的回忆。

 

Soos拿起地上堆放杂物的箱子里的一盒游戏,粉发的女孩笑靥如花,“我从来没见过这个‘模拟提升你的约会技巧,十个宅男九个赞’这个太棒了!”dipper看到自己接过soos手里的游戏“你打游戏确实比调情厉害多了。”门外的dipper笑了笑,他可是很明白那盒游戏里的女生是个多么恐怖的家伙。但看着以前的自己犯蠢也不错?

“我不确定你们是否真的要买那款游戏,先生。这已经是它第三次被退回来了,还有字条留言让不惜一切代价毁灭它。”导购员从柜台后面冒出来,她的眼睛直直地看着dipper,dipper有些头皮发麻。

“嗨你好啊,你在干什么呢?”soos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出,双子一齐向后看去,soos正戳着一个立板女郎的脸颊,立板突然倒在地上扬起一片尘土,“哦,她死了!”soos叫了出来,mabel叹了口气说道:“我们放手一搏吧”。

“这件事情我可还记得,真是太恐怖了。”dipper用手搓了搓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他吞下口水,继续看了下去。

第二日他和姐姐并没有在叔公的店里见到soos,“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翘班。”叔公扶着脑袋这样对他们说到。

当他和他的姐姐找到soos时他已满脸憔悴,他已经有十三小时没见过阳光了。Mabel把他带出去与那些真正的女孩子练习恋爱技巧,他们却忽视了那台根本没插电源的电脑和那个粉发的女孩。

mabel和dipper把soos带到商场,又先后离开了他,现在可怜的soos只能一个人在商场里漫无目地乱逛。

当自己和mabel再次找到soos时他正坐在儿童小火车上玩得开心,mabel冲过去把soos从小火车上推到地上,又象征性地给了他两拳。Mabel和自己大叫着给soos庆贺,“我们都看到了!简直太不可思议!你和一个真正的女孩聊天了!”dipper发誓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这么高兴的表情。毕竟人一生能有几次机会进到自己的脑海里呢?

后面的事情就像你所知道的那样,机器人都在追杀他们,那可真是太恐怖了,那些机器人几乎一口就能把你的头咬下来,刀叉狠狠地插进木质的圆桌,电流燎着了melody的头发。Soos把装有giffany的光盘扔进了烤箱,火焰融化了光盘。Giffany尖叫着,电器闪烁几下散发出烤糊的味道,giffany消失了,soos和melody坐在一起聊着什么,我没有听清他们聊了什么,我只知道他们最后在一起了,结局是好的就足够了不是吗?

 

Dipper继续向走廊深处走去,他拉开一扇印有蓝色五芒星的门,刚打开门他就看到gideon那头让人厌恶的白色头发和他那做作又恶心的笑容。

“哦!”dipper狠狠甩上门板,他对这个小胖子可一点儿好印象都没有,但不得不承认他非常适合去跳舞,那简直太好笑了!他就像一只胖鸭子!可怜又可笑!

这样想着,dipper再次拉开那扇门。

他看到gideon正和mabel走在一起,几个记者从草丛冒出头来,闪光灯照的mabel不得不用手遮住眼睛。小镇里的每份报纸头条都是他们。

“dipper,我该怎么办?”mabel在dipper身边来回踱步,她并不喜欢gideon,甚至有些厌恶,但她却又无法拒绝gideon,她不知道怎样拒绝别人,她怕伤害gideon。Dipper坐在地上听着mabel诉苦,为她出谋划策。

门外的Dipper愣了愣,他甚至记不太清自己是怎样为姐姐赶走的gideon,他只记得这之后gideon就盯上了他,dipper坐在门前想好好看一看这件事。

他看到gideon将他用魔法悬在半空,尖锐的剪刀反射着银白色的光芒,dipper能看出自己脸上的绝望与恐惧,他挣扎着,即使这一切都是徒劳。

Mabel推开门冲了进来,“我需要和你谈谈。”Gideon慌张地将剪刀扔在地上,mabel假意示好靠近gideon,夺下了他脖颈上的宝石。

“当然是骗你的!”mabel大叫着,gideon则因愤怒将dipper与自己一同推下悬崖,他看到自己和gideon在空中互扇巴掌的时候忍不住笑了出来。Mabel在最后一秒用gideon的力量源泉救了他们,他和gideon浮在空中大眼瞪小眼,mabel从上面飘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Mabel摔碎了gideon的宝石,gideon大叫着,但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这不算完,这不会是你最后一次看见我。”Gideon说着,向后退去。dipper和mabel想互看着,笑了出来。

 

Dipper坐在门外,看着自己脸上的淤痕,他不太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了,怀恋?悲伤?高兴?亦或是什么别的?他不清楚。他看到门和墙壁一点点破碎崩塌,他知道自己要醒了,他闭上眼睛,任由自己向那深不见底的黑暗堕落… …

“dipper!我们到家了!”他睁眼看到自己的姐姐正摇晃着他,Waddles趴在他的身上压迫着他的呼吸,Waddles哼哼叫着,用舌头舔着他的脸颊。

“哦,Waddles。”dipper轻笑着坐起身,Waddles也乖乖从他的身上跳下,跑下了车子。Dipper拎起行李跑下了车,他向司机挥了挥手,也是向重力泉的朋友说了再见。希望下个暑假能再见面,我的挚友们。




————FIN.

评论
热度(17)

© 骤雨夜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