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夜阑

夜阑水,统称毒二/22
近期墙头脑叶,Yesod狂热厨
没事干写写傻逼段子,心情好产篇肉
但其实没有表情包就不会说话
脾气暴躁,脏话是语气助词
头像是亲友给画的自设
Q1797552301
试图扩列

【BillDip】珍珠 [下]

#合志《Secret Memory》文放出

#因终稿被格式化,此次放出文章可能混有少量错别字

#未放出结尾段子

#之后会继续更新SOP系列,谢谢各位观看



=====***=====***=====***=====



Dipper从睡梦中醒来时Bill正玩弄着他的发丝,清晨的阳光罩在他的身上,金色的发丝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宛如从天而降的神明。Dipper看得入迷,不自觉握住Bill的手,用那来自大海深处的语言说着什么。Bill笑了,用手抚摸着Dipper的脸庞,抚摸着他那半透明的耳鳍,Dipper摇头甩开Bill的手,脸一下变得通红,直直地瞪着Bill。

Bill笑着弹了一下Dipper的额头,翻身下了床铺。Bill赤裸着上身在衣柜中翻找着什么,精练的肌肉附着在他的身上,随着他的动作拉伸收缩。Dipper则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地摇晃着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着床铺,扬起一片尘埃。

“饿了吗?”Bill随手拿出一件衬衫套在身上,伸手揉乱了Dipper那本就不算整齐的头发。自Bill的船失事Bill就一口东西也没吃过,更别提Dipper有多久没吃过饭了,他这幅瘦瘦小小的样子一看就是经常饿肚子的那种。他让Dipper乖乖地躺在床上,自己则去了厨房给他做吃的。

厨房的师傅听了Bill要亲自操刀后吓得不轻,让国王的熟人亲自做饭还不得是被砍头的重罪?他们阻拦着,却拗不过Bill,只能由得他去了。

Bill却边做菜边和厨师们聊着他在海中遇见的趣闻,诉说着各种地区的风土人情,又描述着那里的美人、美食,厨师们也乐于去听这些故事,他们大笑着,却没发觉Bill的动作有多熟练。不多时,饭菜的香味便随着门窗飘出,侍女们谈论着掌勺大厨的新菜式,殊不知这菜是那个被她们说成“流氓”“恶霸”的金发先生做出来的。

Bill回到卧室时Dipper早已饿得和被子裹成一团儿,在床上来回翻滚着,咕咕的叫声由他的肚子传来。Bill将盘子端到床边,用饭菜的香味勾引着Dipper,Dipper从被子里露出头,摩卡色的发丝因为静电炸起,显得Dipper的头发异常柔软,就像绵羊羔的绒毛,Bill抚摸着Dipper的后背,将食物递给他,目光中的宠溺似乎要淹没面前的人鱼一般。

直到Dipper吃完,Bill才起身拿走盘子,Bipper舔着手指上食物剩下的油脂发出啧啧的响声。Bill笑着Dipper的吃相,却忘记自己的比他也好不到哪去,Bill用手指刮了下Dipper的鼻子,端着盘子出了卧室。

Bill将盘子洗好后并没有直接回去,他在行宫里散着步,海风吹拂到脸上,海边特有的潮湿空气钻进鼻子,Bill微笑着,大口吸着这美妙的气息,他想回到海上,陆地的生活终究不属于Dipper,不属于他。


Bill想教Dipper说话,毕竟他们还是需要交流的,Bill还记得塞壬们诱惑他船员时用的是人类的语言,那人鱼应该也是可以说话的。Bill在集市淘到了几本教小孩讲话的书,从字母开始学的那种。

Bill拿着书给Dipper教他时,Bill能明显看出Dipper有多兴奋。Bill的推测显然也是对的,Dipper在语言方面的天赋是那样令人欣喜,没用几天Dipper就学会了许多简单的短语,基本的对话也不成问题。


“Bill!我、我,Bill你快起来!”Bill还没睡醒就听到Dipper在一旁大吵大叫,Bill扭头望向窗外,太阳刚从地平线探出头,天空漆黑一片,几颗星星闪耀着,月亮也还挂在天上。Bill嘟囔着,转身将Dipper塞进怀里。

“哦亲爱的,让我再睡一会儿?你看天还没亮。”Bill抚摸着Dipper的头发,但好像少了些什么,Dipper的发丝还是一如既往的柔软,究竟少了些什么就以后再说吧,现在睡觉最要紧。

“Bill!腿!腿!你看我!”Dipper拉过Bill的手让他向下抚摸,Bill在摸到什么时候猛地睁开了眼睛,他看着Dipper,他的人鱼长出了两条腿!两条人类的腿!

Bill顺着Dipper的小腿向上抚摸,Dipper的皮肤异常白皙,可能还有些微的蓝色,Bill轻轻捏了下Dipper的大腿,手感也异常让人满意,Bill不自觉又加重力道揉了两把。Dipper满脸通红地推开Bill,腮帮子也鼓鼓的,Bill笑着捏了捏Dipper的脸颊,走到衣柜边翻找着什么。

Bill翻出几件衣服套在Dipper身上,但很显然,Dipper并不习惯于衣服给他的束缚感,他拉扯着衬衫,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Dipper还是人鱼时不穿衣服也便不觉得他露出皮肤有什么奇怪的,但现在这副衣衫凌乱的模样却异常色情。Bill咽下口水,喉结随着他的动作上下滚动。Bill耐心地为Dipper穿好衣服,阻止了他准备再次拉开扣子的双手,Dipper撅着嘴,但还是听从了Bill的话语。

“好孩子。”Bill亲吻着Dipper的额头,原本的睡意也因为这插曲烟消云散,无所事事的Bill只得拿起一旁的书教Dipper识字。


待太阳升上天空,鸟儿在树上歌唱时,Bill才突然想起来Dipper可能根本不会走路这点,而事实也证明了Bill的猜想是正确的,他只得将Dipper从床上抱起,就这样带着他出了卧室。

门外的侍女在看到Dipper的瞬间愣住了,这大概是她第一次看到Dipper从卧室里出来,也或许是讶异于Dipper的美貌,人鱼在传说中就是富有魅力的生物,而Dipper也完美的继承了人鱼的特性。

侍女对Bill和Dipper深深地鞠了一躬便跑开了。那个被Bill掳回来的人露面的事也迅速在宫中传开了,这里的每个人都有意无意地偷偷看向他们,而Bill似乎也很乐于向他们炫耀Dipper的美貌和乖顺。

“张嘴。”Bill给Dipper喂下食物,侍女们很开心看到他们这么恩爱,毕竟在传言里Dipper是Bill从别国掳回的可怜孩子,Dipper一直不从卧室里出来也是因为Bill不让他出来。而这次Dipper的露面也让流言分崩瓦解,有哪个被绑架的人能露出这样的笑颜呢?


Dipper刚获得双腿,还不会走路,他甚至连站立都不能很好地做到,Bill只得扶着他一点点教他行走。结果是喜人的,仅过了一个上午Dipper就可以在没有人搀扶的情况下自由行走了。Bill带着因为练习而满身大汗的Dipper去了浴室,Dipper刚看到水池就变作人鱼的模样越入了池中,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下,白色的衣料被水浸湿透出Dipper皮肤的颜色,袖子也因为Dipper肘部的刺鳍被划破,变得破破烂烂的。Bill走到水池边帮Dipper脱下衣服,笑着Dipper的不成熟。没注意到Dipper的动作,被他拖进了水池,Dipper大笑着,鱼尾拍打着水面溅起更多的水花,Bill从池中坐起,一把抹下脸上的水,和Dipper打闹了起来。

Bill掉进水池的巨大声响和两人吵闹的声音引来了侍女,侍女敲了敲门,却没得到回应,她慌张地打开门,却看到Dipper那条鱼尾,她尖叫着跑出了浴室。Bill迅速关上浴室的门,他让Dipper变成人形,自己则脱了衣服帮Dipper洗头。Bill想以此伪装出刚才侍女看到的一切不过是幻觉的假象,却意料外的没有任何人再来浴室。

Bill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向外张望着,在确认周围没人后他才抱着Dipper出去。

这大概是他们睡得最差的一夜了,Bill因为担心和恐惧而睡不着,Dipper搂着Bill啪嗒啪嗒地直掉眼泪,珍珠落在床上变作一颗颗珍珠,发出温润的光泽,Dipper从没见过Bill如此慌张,即使是在Bill被塞壬诱惑跌入水中时他也是那样淡然,好像看透了一切,好像早已预料到自己的结局。那这次为什么呢,Bill为什么这样慌张,Dipper想不明白,他的内心也拒绝去理解。

但意料外的,没有任何人来找他们,一如往常的平静。Bill拉了个侍女问话,侍女激动地看着Dipper,一句话也说不出来。Bill只好再叫别的侍女来,但不知为什么,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侍女们似乎很喜欢Dipper。

Bill明白,就这样在卧室里不出去也不是个办法,他拉着Dipper小心地走出卧室,门口的侍女则带他们径直走向了餐厅。Bill在路程中一直非常警惕,就像一只受惊的猫儿,他担心一切,害怕他们会对Dipper不利。


餐桌上,精美的食物摆满了餐桌,那大多都是只在陆地上才能见到的美食,Dipper的眼睛似乎发着亮光,他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食物,更何况这些东西都是陆地上特有的。

Bill制止住Dipper想抓食物的动作,从每盘食物上切下一小块,确认没有下毒后才让Dipper吃。大厨无奈的笑笑,Bill的想法他当然理解,但现在无论解释什么Bill都不会信的。

大厨和侍女们甚至做了蛋糕作为Dipper到陆地上来的贺礼,Bill的神经不再像刚才那样紧绷,他渐渐放松下来,静静地看着Dipper吃东西的样子。

“为什么你们都盯着我啊……”Dipper突然放下盘子,满脸通红的抬起头,奶油粘在他的嘴角和脸颊两侧,活像一只小脏猫。Bill用手指刮去Dipper脸上的奶油,塞进嘴里。

“我在吃啊。”

Dipper的脸比刚才更红了,他低下头去慢吞吞地吃下东西,就连动作都有些僵硬。周围的侍女看着Bill的动作在一旁低声说着什么,不时发出窃笑。


Bill也终于放心让Dipper一个人,或者说一条鱼留在这里,侍女们常常会给Dipper一些小玩意,大厨也总是变着花样给Dipper一些甜点,他的小人鱼可是比之前胖多了,手臂上也终于有了点肉。

Bill这几天常常外出,Dipper每次想跟着一起去都会被Bill以各种理由留在家中,他和侍女们谈论着,他觉得是Bill不喜欢他了,侍女们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能摸摸他柔软的发丝,再给他几个温暖的拥抱。


Bill发觉了Dipper的异常,他总是会躲开自己,就连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一言不发,Bill去问Dipper,Dipper也只是避开他的问题不做回答。Bill只好去寻求侍女们的帮助,侍女把缘由告诉了Bill,Bill苦笑着,他该怎么跟Dipper解释这个原因呢?该怎么向Dipper说明这是一个惊喜呢?


这一切的转机是在那天晚上,Dipper窝在被子里怎么也不肯出来,Bill好不容易把他从被子里挖出来的时候,Dipper早已满脸通红,就连身上的皮肤也呈现出不一样的淡粉色。Dipper不自觉地蹭着Bill,似乎这样能够缓解体内的燥热。Bill伸手去摸Dipper的额头,他的体温也高的异常。Bill摩挲着Dipper发干的嘴唇,却被他含住了手指,Dipper吮吸着bill的手指,舌苔摩擦着他的指纹,来不及咽下的津液顺着嘴角流出,衬得Dipper的皮肤更加晶亮。

Bill吞咽下口中的口水,抽出手指,吻上了Dipper的唇。Bill的手顺着少年的腰肢滑下,抚摸着他细腻的皮肤,Dipper发出低声的喘息,试图推开Bill,却又因为体内的燥热贴近他... ...

水声与呻吟声在屋内萦绕,泪水变作珍珠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情与欲交织弥漫在屋中... ...

第二天来收拾屋子的侍女看着满地的珍珠窃笑着,而这个消息也很快在仆人间传开,Dipper在遇到Bill时也不再躲避,只是红着脸跟在他的身旁。


而Bill外出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有时只是在晚上睡觉时Dipper才能见到他,而第二天清早天刚亮Bill就又走了。Dipper每天都郁郁寡欢的,就连甜点都很少吃,侍女们怎么安慰都不管用。即使这样Dipper也明白Bill有自己必须要去做的事情,有必须离开他的理由。


“和他们说再见的时候到了。”Bill是这样对Dipper说的,Dipper并不能很好地理解这句话的意义,Bill也只是揉了揉他的头发,没再说什么。

Bill不再像之前那样整日整日地外出,他会带着Dipper去海边游泳,和他一起捉鱼捡贝壳。这或许是Dipper在陆地上最开心的几天了。

但分别的时刻终归是要到来。

Dipper吃完了他的早饭,侍女与仆人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一言不发,Dipper想要张口询问,却不知从何问起,只得闭上嘴安静地坐在Bill身边。

侍女陪着他们走到海边,一艘崭新的船停在岸边,它的主色是像Bill的眼眸般灿烂的黄,黑色与蓝色作为装饰穿插期间。

“这是我们的思维号,属于你和我的。”Bill勾起Dipper的下巴,在他的嘴角落下一吻,带有海水味道的微风拂过他们的面庞,拂乱了他们的发。

侍女给了Dipper很多小巧而精美的装饰作为饯别礼,而厨师们则给了Dipper许多饼干,说是便于保存的面包。Dipper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伤心,但或许是场面的气氛过于压抑,他终是哭了出来,一颗颗珍珠落在沙滩上发出温润的光泽,就如同Dipper一样温柔的光芒。

Bill亲吻着他额头的伤疤,带他登上了那艘属于他们二人的船,Dipper挥舞着手臂向他们告别,而他们也站在海边静静看着“思维号”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下……


“我会带着秘密葬身于大海。”Bill低声说着,用手摩挲着胸前的蓝宝石。Dipper抬起头看向Bill,突然踮起脚尖啄了下Bill的嘴角,还没等Bill反应过来他便化作人鱼越入海中,游到船底不肯浮上水面。

Bill笑着Dipper的可爱,他敲击着船板引诱Dipper上来,Dipper小心地降头露出水面,他的耳鳍都染上了微微的粉红色。Bill将Dipper从水中拉起,吻上他的唇。

阳光在两人身上罩上一层金色,海面泛起的波纹跳动着,海浪拍打的声响仿佛在祝福他们,海鸟激动地叫着,想让全世界知道这一喜讯。


他们从不属于大地,海洋才是他们的归宿。主啊,请让时间永远定格于此,请让他们的航程永不结束,请让他们的爱与生活永远像现在这般温暖甜蜜……




————FIN.


评论(14)
热度(84)

© 骤雨夜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