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雨夜阑

夜阑水,统称毒二/22
近期墙头脑叶,Yesod狂热厨
没事干写写傻逼段子,心情好产篇肉
但其实没有表情包就不会说话
脾气暴躁,脏话是语气助词
头像是亲友给画的自设
Q1797552301
试图扩列

【双dip】梦中梦

REV!DIP=Tyrone
CP:RD x DIP
不知何时的作品,整理简书时翻到。现在看来还颇不成熟,望以此混更一发。

===*****===*****===*****===

“晚安Dippy。”Mabel微笑着为Dipper关上房门,昏黄的灯光、柔软的床铺、钟表的嘀嗒声……这一切都让人昏昏欲睡。Dipper甩了甩头,他还不想睡着,甚至可以说他是在恐惧睡觉这件事,他害怕做梦。

“嘀――嘀――”Dipper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天花板与刺眼的白色灯光,这次他又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呢?Dipper从床上坐起身,拔下贴在身上的探测线,他揉揉有些发疼的脑袋,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钟表那有规律的声响在屋内回荡。Dipper认识这里,却又不认识,这已经是他第无数次梦到这里了,这是家医院,门外不时会传来脚步声与细微的交谈声,但他却一次也没有见过那些人。

Dipper把打点滴的针头拆了下来,还没来得及藏起针头,门便被打开。

“Dipper,拿出来。”冰蓝的眸子带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姣好的眉头皱起,那人咂了咂舌,向Dipper缓步走来,他打开Dipper的手,将针头收进自己的衣袋。

“Dipper,为什么你不相信我呢,这不是梦,你死了也不会回到那边。”

“这里只是我的一个梦,我只要死了就可以离开这里,而且我不是你的弟弟,我只有一个叫mabel的姐姐!”Dipper大叫着,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他也相信面前这个自称Tyrone的人不是他的哥哥。

“Dippy...”Tyrone沉默了,他明白他是没有办法让Dipper相信这里才是现实,他那所谓的姐姐根本不存于世。

“你应该去好好睡一觉……”Tyrone将Dipper扶回床上,为他掩好被子。Dipper头顶的灯被关上,房间瞬间陷入一片黑暗,Dipper这才注意到他的房间连窗户都没有。

“这可真是万全的防护…”Dipper喃喃自语着,抚摸着自己手腕上的疤痕。

在梦境中死去便能回到现实这似乎是大家的共识,Dipper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他手腕上的疤痕便是最好的证明... ...

Tyrone走在路上,影子被路灯拉长,显得无比孤单与无助。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这样想着。Dipper又是何时开始混淆了现实与梦境的?



那是一个雨天,秋季的雨总是冰冷而刺骨的。Dipper哭泣着,Tyrone却什么也做不了,他不会安慰人,只能紧紧拉住Dipper的手。

亲人与挚爱的逝去是一道永远无法跨过的坎,也是人们最想要逃避的难题。Dipper也是如此。

“你是谁!我的姐姐在哪里?”

Tyrone猛地惊醒,他又一次见到了Dipper那张恐惧的面庞,见到了Dipper那歇斯底里的喊叫与疯狂... ...



Tyrone来到医院的时候,鲜血正从Dipper的体内向外流淌。温热的血液滴落在地,鲜红的液体与雪白的地板形成强烈的反差,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的突兀。Dipper也因为失血过多昏了过去,Tyrone已然不记得他是第几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了,他已经麻木了,甚至觉得Dipper这幅样子是如此的美妙。Tyrone甩了甩自己的脑袋,他被自己的想法吓得不轻,匆忙的拿出医药箱为Dipper包扎。

或许自己也已经变得奇怪了,自己也开始觉得死亡才是正确的,才是逃离这世界的唯一方法。Tyrone苦涩地笑了,眼睛有些发干,他抽了抽鼻子,自己是不能哭的啊。要是他也不能坚强起来,又有谁可以照顾Dipper呢?

病毒与这绝望渐渐传播开来,Tyrone还能支撑到何时呢?人是一种感性的生物,他们会被周围人的情绪所感染。Tyrone再怎么样也还是一个人类,无法逃离这个事实。

评论(1)
热度(52)

© 骤雨夜阑 | Powered by LOFTER